行业知识 | Knowledge

瑞典中国商贸城,未知之城!

点击数:6539  时间:2015-4-22 22:59:07

和我们以往见过的众多国外失败市场案例一样,只要能卖完商铺,开发商大挣无疑。但是,判断一个商贸城项目的成功与否,开

发商盈利只是微不足道的指标之一。

    做个能容纳2500商铺的中国城,地点是人口不过7万的北欧小镇。

    毫无相关工业基础,商品要从义乌海运,号称已经密切联系50万采购商,那么此地的接待能力能承受几十万人次吗?开发商

是一个毫无商业地产经验,但强调要复制义乌模式的汽配件制造商,他们能成功营运这个商城吗?

    这些商业模式上的风险,在表面上,已经被无限的移民可能性掩盖了。

    和我们以往见过的众多国外失败市场案例一样,只要能卖完商铺,开发商大挣无疑。但是,判断一个商贸城项目的成功与

否,开发商盈利只是微不足道的指标之一。

    “如果是房地产项目,赚钱没有问题。”正如中国同方联合控股集团董事长朱志平所怀疑的那样。开发商可以卖完就甩手,

但是对当地资源和商户来说,这个市场是否能兴旺,并且持续下去,才是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 “凡尔顿”的赚钱之道

    按凡尔顿公司目前的价格表,投资者只需花360万元可买一个瑞典商铺、一套瑞典公寓、一家瑞典公司和一套杭州房产。照

骆金星的公开说法,这三处资产总价700多万元人民币。

    做个不恰当的比喻,移居瑞典的“黑市价”要50万元/人,3个人的总价即150万元。所以,如果通过投资瑞典中国商贸城获

得移居瑞典的机会,不但会比“黑市价”要划算,更重要的是有了安全保障。

    “在这个投资项目中最具诱惑力的恐怕是瑞典的永久居住权。”凡尔顿公司董事长骆金星在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并不否认。

    就这样,移民成了项目中最大的亮点,并掩盖了凡尔顿本身在这个项目上的直接获利。

    除去杭州房产,则每人投资额为300万元,假如2500个商铺招满,瑞典商贸城靠卖商铺可以获得75亿元(300×2500=75亿

元)。

    据骆金星说,整个瑞典商贸城总投资预计是12亿元。

    加上推广费用。“瑞典中国商贸城的广告,不仅出现在国内各大媒体上,在瑞典八个主要大城市的街头也都能看到。”就读

于瑞典克里斯蒂安斯塔德大学的陈雯卿告诉导报记者。

    据凡尔顿公司杭州招商中心的招商主管贾先生透露,目前仅在国外的广告投入就达2.4亿元,加上之前了解到的在国内的广

告投入1.2亿元,广告投入为3.6亿元。则瑞典商贸城的总投入为:12+0.23+3.6=15.83(亿元)。

    相比之下,恢复航班的费用只是小投资。由于卡尔玛的国际航班之前已经取消,重新恢复需要向航空公司支付费用。凡尔顿

与市政府商议后决定,前三年由凡尔顿集团付一半费用,约2300万元人民币。

    按瑞典商贸城卖商铺最大收益75亿元,以及投入至少15.83亿元计算,则该项目的收益应为,75亿元-15.83亿元=59.17亿

元,骆金星只需要卖出五分之一的商铺,就能收回成本。

    国外办市场的空城现实

    但是,凡尔顿赚钱并不意味着瑞典商贸城项目成功。

    在亚洲中心和中国商城,这是匈牙利老城市布达佩斯难得一见的现代化高级建筑群。然而漂亮房子并没有促生商流。原计划

做高档产品、做批发生意的“亚洲中心”变成了零售为主,但生意显然不如脏乱的四虎市场。在中国商城,则基本上看不见顾

客。

    商流是市场研究中永恒的话题。在中国的东部沿海,业界历来有旺市要“捂三年”的说法。仅占瑞典总人口一百三十分之一

的卡尔玛人口仅7万左右,尚不到拥有15万学生的杭州下沙高教园区的一半,旺市需要“捂”的时间恐怕要长得多。

    “骆金星说运到瑞典的商品可以以义乌十倍价格出售,”义乌国际小商品城办公室主任胡志龙表示这不现实。“首先,海运

已经拖慢了货物翻新的速度,如果还要以十倍价格出售,骆所说的50万采购商还有什么理由不到义乌来采购?”

    “凡尔顿公司造中国商贸城,把这些商铺和房子卖出去,应该没有问题。但是,不要说去瑞典,义乌模式就是在国内也很难

复制成功。”义乌市委宣传部外宣办副主任虞伟义分析,义乌模式的成功有很多自身的因素,客观因素来自地域文化和思想观念

对市场的接纳、认可;主观因素则取决于创办者的经营理念。如果一味的复制模式,发展前景会如何,将无法预测。

    作为商业地产开发新手的骆金星,资信问题将是瑞典商贸城项目另一个潜在危险。人们普遍相信,对于实力强大,信用第一

的开发商来说,即使是冒险办的市场,也不会把风险转嫁给买商铺的人。

    “我打个比方,假如是李嘉诚的项目,即使是空城也不用担忧,他不会赖账。”一位从广州国际玩具城回来的商人说。导报

记者在玩具城看到,在这里的一期800多个铺位中,进驻的商家不过300左右,但其中不乏如云和木玩等一些浙江著名的玩具品

牌。

    “你注意到了吗,在宣传资料上,多处都标明了和黄及长实全资投入。这说明李嘉诚的名字本身就是这个城的担保。”

    “而我当看完瑞典商贸城的相关资料,发现骆金星的企业真正发展不过是一两年间的事情。对一个总资产也不过号称50亿元

的企业来说,万一商贸城的生意做不下去,商户就有破产之忧,那时移民资格恐怕不保。这家公司承担得起回购商铺和机会成本

损失的责任吗?”

    这个疑问如果不能消除,瑞典中国商贸城的未来就令人担忧,尽管更多的人愿意看到的是,瑞典中国商贸城能够真正地办成

功。

    担忧根源是文化冲突

    “可以去瑞典卡尔玛啊,去我们的项目现场考察一下。”据瑞典中国商贸城销售处的工作人员介绍,组团去瑞典的投资者非

常多。

    但是,“国外做生意没有想像中那么简单。去卡尔玛考察一周半个月,根本就不能深入了解到那边的风土人情和文化底蕴,

而这些对商贸的发展却有着决定性的因素。”浙江工商大学博士、副教授易开刚上半年曾赴瑞典考察,他分析说,一旦出现任何

不可预测的问题,这就不是一个企业、一个企业家的能量所能消化的。

    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可见的风险,但是对于潜在的人性冲突、文化冲突,似乎就力不从心了。

    此前并不乏华人与当地人在国外中国城发生冲突的事件。

    “模式诞生有一定的地源因素,照抄照搬肯定不行。到国外做生意,入乡随俗不是件容易的事。”易开刚告诉导报记者,瑞

典的华人极少,几乎根本看不到。而且一般商店到下午三四点就关门了,据店主回答是因为几乎没有人逛。“瑞典人对个人的生

活品质要求还特别高。

    不仅如此,易开刚表示瑞典本地人都讲瑞典语,即使会说英语,也夹杂着极重的口音,去那里做生意,语言问题就是一大难关。”

    今年3月,瑞典电视台披露工人工资问题,称商贸城内中国工人工资3个月一共只需要支付7000元到1.5万元,远低于当地用

工市场行情。瑞典建筑工人工会在了解到工资问题后,表示打算封锁卡尔玛工地;随后,该工会要求有关公司按瑞典法律支付工

人工资,即每月2.6万—2.7万瑞典克朗,外加津贴,否则将要求工地停工。

    “劳工方面的纠纷,正好说明了凡尔顿集团缺乏运营市场的经验。”易开刚表示。


 

快件跟踪 三川国际 专业服务 想您所想
快件单号:

我们只做一件事 : 持续为客户创造价值

QQ
张小姐
QQ
易先生
QQ
毛先生
QQ
周先生
QQ
耿先生
  • 国际空运

  • 国际海动

  • 国际快递

  • 行业动态

首 页 | 公司简介 | 国际空运 | 国际海运 | 国际快递 | 人才招聘 | 行业知识 | 在线留言 |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义乌市三川进出口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百硕网络 ICP备案号:浙ICP备09074710号 后台管理